动物爸爸,小张觉得很好玩

观云海到哪里好?

星期天,小张出去找朋友玩。下面是小编收集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近期,家长们的朋友圈都在热议《摔跤吧!爸爸》,一部讲述爸爸如何把女儿训练成摔跤世界冠军的电影,这使得“爸爸”这个关键词再次被聚焦。有人说,影片中专制独断的父亲俨然一个“狼爸”,用“鞭子”改变孩子命运,也有人解读到满满的父爱。在孩子的世界里,爸爸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更像是哪种动物?理想的爸爸应该是哪种“动物爸爸”呢?在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让我们听一听孩子们的心声。

“云以山为体,山以云为衣”。的确,由于地理和水汽等因素,高山一般多云雾。在我国着名的高山风景区中,云海似乎都是一大景观:

小张家房子的侧面,是一块菜地。路从菜地边经过。在路旁的草丛里,一群黑蚂蚁正在吃力地抬着一只蜻蜓骸往一块石头底下慢慢地移动着,因为他们的家就在石头底下。小张走过这儿,无意间看见了。

爸爸陪孩子参加亲子运动。 摄/本报记者 云凯杰

黄山有“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

小张觉得很好玩,就蹲下去观看。

好脾气“兔爸”有着大智慧

泰山有“四大奇观”——旭日东升、晚霞夕照、黄河金带、云海玉盘;

黑蚂蚁们马上就要抬到石头底下的穴口了。

“我爸爸像一只兔子,而我就是大老虎,他经常被我欺负,还乐呵呵。”

峨眉山有“三大奇景”——云海、日出、宝光;

小张却把手伸过去,用两个手指头捏起蜻蜓骸来,往后远远地放了一段。

接受采访时,10岁的特特兴奋地说着“玩”爸爸的十大招数——早上爸爸还在睡觉,他先捏爸爸的鼻子,再堵上爸爸的嘴,不到两秒钟爸爸就醒了:呜呜呜……憋死了!对付爸爸赖床,还用过喷水壶往脸上喷凉水。特特有时还会联合妈妈一起使用“杀手锏”胳肢爸爸,一家人哈哈大笑。

台湾阿里山有“五奇”——登山铁路、森林、云海、日出、晚霞高山云海,烟波浩渺,一望无际,如银涛,似雪浪,填满万壑千谷,拍打绝壁危崖,构成一幅奇妙壮观的天然画卷。

黑蚂蚁们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才把蜻蜓骸搬到这里。现在,它们又得从那么远的地方去搬,都十分生气。

爸爸敖德是一个出版人,从特特出生之后,坚持每天给他读各种好玩的童书。亲子阅读一直到七八岁,这是特特心中美好的回忆。在特特眼中,爸爸是个哥们,也是个大顽童。很多有趣的东西都是爸爸先发现,觉得很好玩赶紧买来送给儿子。比如特特爱玩的水弹枪,就是爸爸先发现的。俩人经常做男人一起干的事儿,打球、跑步、骑行、看大片。

据观测,云海的云底高度一般在1000米左右按气象学划分,都属于“低云族”,其种类主要是层积云、碎层云、淡积云。这些云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厚度一般为几十米到三四百米,比较均匀并且对流不强,这样就能较为稳定的构成广阔延绵的云海。

可面对高大的人,它们能怎样呢?它们只好去重新搬。

采访中,特特深情地表白:“我非常爱兔子爸爸!”而且还表示,“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当然会变得温柔,不再欺负他啦!”

云海的出现机率受气侯的影响较大,因而表现出一定季节性和地域性。例如云海的主要成分层积云在潮湿的雨季明显多于旱季,因而对某一高山来说,云海的出现就有明显的季节性。黄山、庐山的春季容易出现云海;又由于各地的雨季时间长短有差异,云海的出现自然也有一定的地域性——通常情况下,气候潮湿多雨的南方地区的高山,出现云海的机率较小,倘若出现,则云海为稳定,常常维持两三天不消。

蚂蚁们很不高兴,骂骂咧咧的。只不过它们太小了,人是无法看到的。不然,小张看见了肯定会实施报复的。

听到儿子的一句“我爱你”,敖德感动得小声尖叫起来。他开玩笑说:“我在家基本就是听着忍着受着……给儿子的环境很宽松,我觉得孩子犯错是正常的。我们一直是平等、相互尊重的关系。不过对于原则性的问题,比如礼貌礼仪,我们也都会有要求。”

云海容易出现在雨雪天气过后,因为这时候的天气常常受高压控制,水汽和风的条件好,大气结构比较稳定,极有利于形成连绵坦平的层积云。此时,山下仍可能阴云密布,而山顶则常常“抬头见红日,俯瞰是云海“。云海景致与光照条件也有一定的关系。一般来说,晴日早晨和傍晚时的云海属于“逆光型”,云层上看去很细腻,有动感,呈红黄色,和天空的界线也格外分明。

黑蚂蚁们第二次把蜻蜓孩搬到了石头边。

作为一个从不发火的爸爸,被问及父亲的权威会不会被挑战时,他信心满满地表示:“权威不是体现在严厉的话语之中。很多人觉得跟孩子没法沟通,就是因为成人没有了孩子的语言。这种语言不仅仅是说话方式,而是一种语言体系和价值感。”当你着陪孩子,你才能读懂孩子。当你和孩子一起做事,孩子会从中看到你对家庭的态度,你对他人的态度。这时,爸爸就不仅仅是一个孩子的玩伴,更是孩子的一个榜样和引领者。

小张又提起蜻蜓骸来,把它远远地放到它们身后去。

从不发火的活泼兔爸爸,拥有着“狡兔三窟”的大智慧。

这次,黑蚂蚁们都火了。

“猩猩”爸爸别再跟妈妈吵架啦

“他真是一个可恶的人!竟然这样来玩弄我们。”一只蚂蚁气愤地说。

“爸爸像大猩猩,平时傻乎乎的,陪我吃喝玩乐。但总是因为我学东西跟妈妈吵架,吵架时的样子很野蛮。”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另一只蚂蚁接着问道。

因为爸爸工作的缘故,三年级的泽泽只能周末见到爸爸。爸爸自然对女儿很宠溺,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带着闺女去玩耍。每个周末,爸爸都带着找各种好吃好玩的地方,泽泽总会欢欣雀跃。有时怕妈妈唠叨,父女俩出门手机都不带,想啥时回就啥时回。爸爸什么都不管,但只要妈妈谈及学习或练琴,爸爸总会插上一手,“放学了,别学习了!”“周末了,别学了!”在妈妈的规划和安排下,泽泽报了钢琴和小提琴、跆拳道和合唱团,而且都小有成绩。

于是,蚂蚁们商量起来。它们想,它们如果再去搬,“可恶”的人又会那样做。这样,它们就白费力气了,而且还会耽搁很长的时间。因此,它们只好跑去向蚁王禀告。

泽泽妈妈很难接受爸爸的态度,“好好的孩子,让他弄得一点儿也不思进取!真是够了!”而爸爸则反驳道:“学那么多有什么用!你自己什么都不是,凭什么让孩子学那么多!不就是满足你自己那个虚荣心吗?”

“唉!这也太不讲理了,他怎么能拿我们的辛苦劳动来玩呢?”蚁王叹道。

看父母吵得不可开交,泽泽很担惊害怕。采访中,泽泽懂事地说:“我知道爸爸妈妈都是为我好,爸爸怕我累着,妈妈希望我多学一点儿。我希望他们别再吵架了。一吵架,我就不知道该听爸爸的,还是该听妈妈的了。”

可蚁王又能把小张怎样呢?

爱讲理“猫爸”让一切都井井有条

在蚁王的大臣中,有一个巫师。它有一个蓝色的宝珠。它只要对着它许愿都能立即实现。

“我觉得爸爸像只猫。爱玩耍,喜欢整齐和干净,喜欢喵喵喵地以理服人,真急了就学老虎大吼一声,但一点儿都不可怕!”

这时,巫师走上前来,说:“陛下,我们何不把他抓来处分,给他个深刻的教训。不然,他以后很可能还会再来玩弄我们的。”

采访中,来自北大附小二年级的陈朴思觉得爸爸大的特点是爱讲道理。“比如说别人家的爸爸可能看孩子犯了错,上手就打。我爸爸总是先问我究竟怎么回事,然后再上手打。哈哈,开玩笑的,他从来不打我。但爸爸真的特别爱讲理,总是先听我的想法,再说他的想法,再一起讨论谁的更有道理。可能跟他是大学老师有关系。”

巫师于是对着蓝宝珠许起愿来。从宝珠里,它们立即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切。

爸爸陈菲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研究生院的老师,不仅喜欢以理服娃,更是事业和家庭兼顾的好爸爸。

小张好奇地望着,心想蚂蚁们怎么回去了,不来搬了呢?这时,他突然感觉象跌入了时空隧道。瞬间,他来到了大殿上。

去年妹妹出生了,爸爸妈妈都非常忙。不过陈朴思很开心的是爸爸还能经常陪他玩。“像小时候一样,爸爸会陪我写作业陪我弹钢琴,虽然他经常听着听着睡着了或者偷偷玩手机。不过在他清醒的时候,很认真地陪我玩玩具车,我特别开心。”

“你为什么玩弄我们?”蚁王问道。

升级为二孩家庭,两个大人照顾两个孩子,工作量巨大。幸好有猫爸的规划能力,夫妻俩分工协作,提高效率。爸爸负责做饭,带儿子运动,监督他完成作业;妈妈照顾小女儿起居,陪儿子练钢琴。

现在,小张象蚂蚁一样大小。受过他玩弄的蚂蚁们都愤怒地看着他,等他回答。

猫爸还是一个超级大厨,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尤其是西餐,比如披萨、蛋挞、烤羊排、煎牛排,还会做冰淇淋。采访中,陈朴思咽着口水说:“我觉得他挺棒的,有这样一个爸爸我很满足。”

小张很害怕,想了好一阵子,也没能想出一个恰当的借口。

听到儿子的认可,陈菲有点小感动。“要说我这些年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可能就是力争做到真正地尊重孩子吧。当他需要你的时候,那就放下手机、放下一切,全心全意地陪伴他吧。”

“他肯定是故意的。处分他吧!”这时,受过气的蚂蚁们都喊起来。

从锵锵三人行,到拉风的四人组,在队长猫爸的指挥下,大家各自侧重又互相协助,并没有谁被冷落,也不会有谁累到崩溃。这样一来,陪伴儿子的时间不但没减少,还比以前更多了。儿子以前的生活节奏并没有被强行打乱,感觉爸妈一如既往地陪伴他,而且有了妹妹的加入,生活变得更热闹更有乐趣了。

经过一番商量,蚂蚁们决定让小张去把地面上的蜻蜓骸搬下来。

自由温柔的“马爸”带我看看这个世界

可就他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也搬不动。于是蚂蚁们抬起一块篱笆放到他的背上,要他从一端背到远远的另一端,然后又背回来。如此重复。让他也尝尝被玩弄的滋味。直到累得他无力再背。

“我的爸爸虽然属龙,但他温柔又胆小、狡猾也能干,又带着我自由驰骋,我觉得他像一匹马!”

“你们让我回去吧!”这时,小张恳求地说。

马的性格是时而自由奔放、时而谨慎温柔、时而勤劳有礼的,瑶瑶觉得这些特质爸爸都占全了。

“放你回去可以。但你得向我们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打扰我们。”蚂蚁们回答。

在瑶瑶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爸爸会很紧张,寸步不离地守着瑶瑶,这时候的爸爸温柔如水,对瑶瑶嘘寒问暖、讲故事……一旁的妈妈看不下去,免不了要抱怨几句:“你什么时候对我这样轻声细语过?”

小张向蚂蚁们作了保证。向它们道歉,他觉得很没有面子,迟迟开不了口。

在瑶瑶看来,爸爸又是胆小谨慎的。去草原,爸爸不敢骑马,因为怕马受惊了狂奔;去雪场,爸爸不敢滑雪,因为怕摔了丢人。“我都滑了三年雪了,他每年都是陪着我奔跑在雪道上,帮我把滑板送到雪道顶上,我滑下去时,他就在后面跟着跑下去……”瑶瑶嘟着嘴说。

“快点啊!”蚂蚁们催起来。

每逢假期,爸爸都会充当“司机”,一家三口驾车出门游玩。去年,瑶瑶就跟着爸爸自驾游了19天,跑了四千多公里。在瑶瑶心中,爸爸这匹“马”可以带着她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瑶瑶觉得爸爸是她忠实又听话的好伙伴。爸爸则希望瑶瑶生活得快乐充实又接地气,所以才愿意天南地北带着她到处走,让她从小习惯城市的繁华与喧嚣,也习惯农村的宁静与艰苦。

“让他和我们去寻找粮食吧!看他的样子,肯定是在骗我们。我们若放他回去了,他以后肯定会来报复我们的。”一只蚂蚁说。

在瑶瑶两岁多时,爸爸给瑶瑶买了只小兔子取名“小白”。爸爸对待小白也很温柔耐心,经常带着瑶瑶去草地上遛兔子。爸爸会养金鱼、种花,还会做很多好吃的菜,在瑶瑶眼里,爸爸无所不能,勤奋又能干。

于是,它们派几只蚂蚁去向蚁王报告。

“平常,爸爸从来不要求我考多少分,但我如果对人没礼貌、吃饭挑食的话,他会唠唠叨叨地批评我很久!”瑶瑶说。爸爸则回应:“学习上我不太管她,只是在生活礼仪上对她有所要求,希望她今后成为一个懂礼貌又善良的女孩。”

通过蓝宝珠,蚁王已经看清、听清了这一切。它也赞成它们的意见。

有原则的“狼爸”让我敬畏又佩服

小张和蚂蚁们去菜地里寻找粮食。

“爸爸可以帮我解决问题、出主意、指明方向,可以跟我一起看书,但同时又对我要求严格,我喜欢跟爸爸玩,但我同时也怕他,我觉得他像狼。”

凹凸不平的篱笆,在它们的眼里就象一座座崎岖而高大的山。它们翻过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大山,把发现的各种香甜的花蕊搬回去。第一次,小张就不想搬。

辰辰眼中的爸爸学识渊博,博览群书,经常带着辰辰一起泡在书本里。在辰辰看来,爸爸也并不是一味的“书呆子”,世事洞明的他沟通、协调、组织能力都很强,但同时也低调内敛,这些特质都很像聪明的狼。辰辰因为爸爸的这些特点,对爸爸佩服得五体投地。

“留着他反正也没有用,回去之后干脆把他关起来慢慢吃了。”蚂蚁们就起哄了。

有一次,辰辰在班里与一位同学发生了矛盾,同学性格跋扈,不住地挑衅和欺负辰辰,并状告家长谎称辰辰打骂自己,同学的妈妈直接在班级群里对辰辰恶语相向。爸爸知道了后,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情赶到学校,要求辰辰实话实说,并严肃地告诉辰辰说谎的后果。得知这件事并非辰辰的责任后,爸爸直接给辰辰同学的妈妈打电话,要求一家三口亲自登门,并询问了对方爸爸是否在家且叫上了班主任。事后,爸爸告诉辰辰,这样做是因为担心对方妈妈情绪失控,有第三方在场比较容易控制场面。之后,爸爸以缜密的心思和过人的智慧完美地解决了矛盾,辰辰也因此对爸爸很是崇敬。

“不要!不要!”小张赶紧说,“我力气很大的。我也能搬。”说罢,立即抗起一块花蕊来放到肩上。

勤劳的蚂蚁们走惯了崎岖的山路,一路上轻轻松松的。小张呢,常常帮助爸爸妈妈劳动、干家务活,但还远远比不上勤劳的蚂蚁们能吃苦耐劳,一会儿后就气喘吁吁、汗流夹背了。小张更没有想到的是,蚂蚁们路上从不休息。这可把小张给累坏了。

然而,小张却不得不跟着蚂蚁们到菜地里去寻找花蕊,并搬回去。

这一次,他们刚走没有多远,突然刮起大风来,被风卷起来的黄沙铺天盖地。

蚂蚁们赶紧扑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抓住地面。

小张却不懂,仍旧站着,立即被风吹起来。

“救我!…”小张高声呼喊着,一会儿便被吹去很远,摔在山坡上。不过,他却惊喜地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痛。

小张才松了一口气,突然又看见满天的花蕊、花瓣正象雪花一样飘飘荡荡地落下来,他吓得半死。

小张小心地躲避,后还是被砸到了。不过,尽管花蕊、花瓣有象他那样大,甚至是比他还大很远,他一样一点都不痛。

风小了,小张回去找蚂蚁们,毕竟他无处可去。他想等他们运了粮食,向蚂蚁们道歉,让它们送他回去。

“吓坏了吧!”蚂蚁们重新见到小张,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小张回答,“这有什么?”事实上呢,心还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夜幕降临了,蚂蚁们回到穴里。小张恳求蚂蚁们放他回去。

“先道歉!”蚂蚁们喊起来。

“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张说,这一次,他丝毫不犹豫了。

“好吧。既然如此,法师你就送他回去吧。”蚁王说。

“大王!请等一等。”一位博学的蚁大臣却站出来说。

“怎么了?你觉得这样不妥吗?”蚁王问。

“不妥!还不妥!”博学的蚁大臣说,走到蚁王旁边,凑着它的儿朵,悄悄地告诉蚁王:“人往往说话不算话。人害怕妖魔鬼怪,为了确保他说的,我们应该吓唬吓唬他。”接着把方法告诉了蚁王。

蚁王听着,不时点点头,很满意。

“我们现在就送你回去。”蚁王说,吩咐两个守卫把小张带到地道里去。

他们走远了,蚁王接着吩咐其他蚂蚁怎么做。

小张一个劲儿地往上跑,希望早点到达地面,变回人,回到家里。

巫师却发起愿来,让小张来到了四通八达的地洞里——就和盘丝洞一样,幕光从他头顶上的洞口照射下来。

面对四周许许多多的洞口,小张犹豫了一会儿,便随便走进一个。不过,他怎么走,也走不到顶,后总是回到了洞底。走其他的也一样。

小张累得汗水气咆,停下来休息。突然,身后传出妖怪的叫声来,吓得他赶紧朝另一个方向逃跑。

每当小张一停下来,又有声音从洞里传出来。小张赶紧朝另一个方向逃跑。

把小张好好地折腾了一番,巫师才发愿让他走出地面。

接着,小张朝路上跑去。已经布置在草丛里的蚂蚁们借助草叶的弹力,在草顶上飞快地跳过来跳过去,在他的周围发出鬼叫声来。

小张无处可逃,跌倒在地上,全身直发抖,生怕鬼来把他抓去。

“你记着你对我们作的保证。如果以后你胆敢再来打扰我们,我们就会来把你吃掉的。”这时,巫师恐怖地对蓝宝珠说,并让话声传到草丛上空。

“我一定会记着的!我一定会记着的!”小张颤抖地回答。

随后,巫师把小张变了回去。

小张终于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