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成吉思汗的大军并没有攻进印度境内,洪炉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说

1953年7月27日一早,志愿军23军《战地报》记者洪炉,得到了上级的通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将在今天上午10点签订,12小时后,也就是晚上10点,双方正式停火。

“这是哪儿?我这是在哪儿?”小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是在灵界了。四周是冰冷的石壁,一盏暗弱的灯不时的闪烁着幽冥的灯火。很快,一个鬼面侍卫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黑色的死神制服,还有一把刀。

成吉思汗名为孛儿只斤·铁木真,他是古代蒙古的首领,在他的领导下蒙古各部落终实现了统一,他是世界历史上的杰出政治家、军事家。1206年,蒙古高原百余个大小部落先后败亡,鞑靼、克烈、篾儿乞、乃蛮和蒙古五大部均统一在铁木真的旗帜下。铁木真遂在斡难河之源举行大聚会,建立也客·蒙古·兀鲁思,即蒙古汗国,顺理成章,他便被推举为蒙古汗国的大汗,被尊为成吉思汗,这个称号在蒙古语中有“海洋”或“强大”之义。成吉思汗在位期间,曾多次发动征服战争,征服地域十分广阔,西达黑海海滨,东括几乎整个东亚,建立了世界历史上着名的横跨欧亚两洲的大帝国。尽管这个帝国十分庞大,但有一点是令人疑惑的,蒙古的铁骑征战到了欧洲,唯独没有侵占离自己较近的印度国。这不得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胸怀大志的成吉思汗怎么可能放弃征伐一个离自己近而又富有的帝国呢?历史上有很多学者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洪炉立刻意识到,一个历史时刻到来了,他要立刻赶到前线的前沿去。作为记者,他应该在现场见证这个历史时刻。让他无比兴奋的是,此刻领导不但派出了他,同行的还有摄影记者等几人,他们各揣了几个馒头马上出发,火速奔赴前沿石砚洞北山阵地。

几分钟后,小辉被带到了阎王的面前,几番问话下来。小辉才知道了自己已经是死了,魂魄进入了阴间,阎王讲的话很多他没具体听清楚,只听懂了大概意思——要他做灵界的死神侍卫长,负责死神界的治安。小辉听了,心里很高兴,不过他没有流露出来,回到自己的石室利索的穿好衣服,将佩刀插在腰间,对着镜子照了照——英姿飒爽极了!

据《元史·耶律楚材》记载,促使成吉思汗班师的原因跟成吉思汗在印度河遇到的一种叫“甪端”的怪兽有关。史料称,成吉思汗为了追击扎兰丁一直攻到印度河北岸,但是成吉思汗的大军并没有攻进印度境内,而是很快撤回到了阿富汗。

死尸堆成的惨烈阵地

一天傍晚,小辉正带着属下在总部的食堂就餐,突然警钟敲响了,所有死神迅速行动起来,在小辉的带领下站好队列,集结朝侵入之敌的方向出发。出发前,小辉接到现报——一大批“虚”成群的从城东南门方向攻过来,小辉他们都紧张极了,这些都是今年刚选拔的新兵——第一次上战场,而且一开始就是跟“虚”群做对。

八剌率领的两万蒙古军进入了印度境内,并沿途攻下了一些城市,但经过几个月的盘查,始终未找到扎兰丁的踪迹。当时耶律楚材便婉言劝说成吉思汗放弃追击,从印度撤出。但是成吉思汗不但要继续追击扎兰丁,还想乘机攻下印度这块陆地。这时传来哲别部队进军高加索山,战胜钦察援军,进兵阿罗思的好消息。于是成吉思汗更加坚决地下令渡河南行,接应八剌,平定印度,尽快完成他的帝国大业。但为什么强大的蒙古骑兵未能踏入印度境内,很快撤军了呢?

北山阵地离军部有一百多华里,他们是步行前往。白天走在这条交通线上是非常危险的事,因为美军的飞机和炮火随时可能轰炸,而在7月27日这天,轰炸炮火就格外猛烈,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到了距离前线只有十几里时,炮弹到处开花。“我们很幸运,没有被打到,但是身边就眼看有运送弹药粮食的战友,就在这停战前的后时刻倒下。”洪炉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说。

果然,刚开始就出师不捷,在城门口不远的郊外,他们损失近过半,剩余死神在小辉的带领下朝城门口撤退,结果发现城门口已经被大“虚”堵满了。小辉只得带着属下朝更远的郊外森林撤退,名为“黑虚之森”。

为什么选择石砚洞北山阵地?不仅是这个阵地位置处于战线前端,而且这里发生过极为残酷的战斗。洪炉虽然当时只有22岁,但已经是入伍9年的老兵了。他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过淮海战役和解放杭州、上海和舟山群岛等战役,然而在朝鲜战场所经历的战斗,却是有生以来为惨烈的。

两天后,小辉身边的死神已经死伤殆近,加上他不过八个人了,而这时,远处“虚”群蜂拥而至的声音不绝于音,慢慢的朝他们近了。

朝鲜战争爆发时,洪炉所在的23军正在东南沿海准备打台湾。战事的爆发使得攻台作战停了下来,1952年他们的部队开到了朝鲜。这时候,五次战役早已经打完,上甘岭战役也将进行,当23军到三八线上接手38军防线时,双方的战线已经相对固定了。

小辉深情的望了望身边的这八个部下,每个人都伤痕累累,手上握的刀都残缺不全了。小辉知道这次他们是在劫难逃了,于是拔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发出一声低吼,身先士卒,朝“虚”群冲了过去。

石砚洞北山,本来是由美军占领着的,那里驻守着美七师的一个连。志愿军23军上了阵地以后,决定把它拿下来,就开始了反复的争夺。一般来说,都是志愿军在夜里发起攻击,以避开敌人的飞机轰炸和炮火,将阵地攻下;到了白天,敌人又凭着强大的空中优势和炮火掩护把阵地夺回去。到了1953年4月的一天,当志愿军第三次攻上北山时,阵地上发生了壮烈的一幕。

几番交战,小辉他们舍身杀敌,“虚”群被斩杀殆尽,后八个人也倒下了,只剩下小辉一个人。这时,小辉听到一声悠扬的笛声,小辉一听这笛声怎么那么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那次攻上北山的志愿军中,有一名叫做蒋庆泉的步话机员。所谓步话机员,我们在反映抗美援朝的电影中已经看得比较熟悉了,他本身不带武器,是通过步话机在阵地调动炮兵的炮火来消灭敌人。那一天,打到后,阵地上除了蒋庆泉,只剩下几个伤员,而敌人却越来越近,在指挥所与蒋庆泉联络的另一名步话机员陆洪坤亲耳听到蒋庆泉在步话机中呼叫:“敌人离我有50米,30米,10米……向我的碉堡顶开炮!”

果然,一声笛声过后,小辉惊奇的发现从死“虚”堆里钻出一个人影,而那个人影走近了看清楚原来是自己的生前好友小B,两个人长久默然无语,很久了才由小B主动开口说:“好久不见,小辉!还好吗?”像是一个久别的老朋友发出的问候。

战斗期间,洪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前线。这场战斗一下来,陆洪坤就告诉洪炉,咱们这里出了一个英雄。洪炉根据蒋庆泉的事迹写了一个报道,部队也准备为蒋庆泉请功他们都以为蒋庆泉已经牺牲了。

小辉很异样的笑了一下,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冷漠的看了看昔日好友,不过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实际上蒋庆泉才是后来电影《英雄儿女》里王成的早原型。”洪炉说。

三个月后,人间道发生了一件极其离奇的死亡案件——空鹤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龙跃明,在自己家里离奇死亡——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来证明是他杀,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尸体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一时间成了一具无头公案!

在志愿军第四次攻上石砚洞北山后,这块阵地才真正为我方占领。这时的北山,用洪炉的话说,“已经是一座人肉堆成的山”,每一次反复争夺,各方都在这里留下尸体,一层又一层。“那个阵地,土都挖不下去,每一锹下去,不是土,都是死人。战士没办法修筑工事,就把比较完整的美国兵的尸体,几个尸体堆成坎坎。战士就趴在死尸上,打仗,吃干粮,喝水……那是夏天啊,还离阵地几里以外,臭味就熏过来了,到了那个地方,人的嗅觉都没有了。那个蛆到处爬……这真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死神界自那次“黑虚大战”三世元后,灵界一直是一派祥和,歌舞升平!突然有一天,灵城内的居民发现天空一片暗灰,四周到处都是“黑虚战役”中逃走的“死虚”,经过了三世元,他们的数量发展到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二百万条“虚”!足够把整个死神界吞噬殆尽(注解:“死虚”是能吸食死神魂魄的存在体,灵界生物。)

=============分页符=============

死神大军在死神王的命令下,倾巢出动,朝城外各个方向出击,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阻击对手,战争的前期进行得很顺利,由于都是一些低级“死虚”群,死神大军顺利的歼灭了其全部,但发展到了后来,“正虚”群和大“虚”的高级群也赶来增援,死神大军队伍被冲散了,各自为战,打得十分艰苦,终经过一世元零三世纪的持久战斗,“虚”们被驱散了,四散而逃,大部分都被王城四周的游击队和村民给消灭了。这场持日旷久的人邪大战终是人类的一方终获得了胜利,胜利的死神们和人们欢呼着,守护神们被人们捧着反复的抛向空中。

7月27日傍晚,洪炉冒着炮火抵达了石砚洞北山的阵地坑道,与战友们一起等待停战的一刻。

三个紫日后,天空又恢复了它独有的湛蓝色,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大地又恢复了活力。

战友牺牲在和平到来的前一刻

这天傍晚,死神城的郊外墓地上,站着三个人,都是死神装束——一个是小辉,一个是小B,还有一个是龙跃明。三个人互相敌视着,很快小辉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疾步朝龙跃明全力斩去!一个回合——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人影倒下了,是小B!而龙跃明也受了重伤,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胸口的血不断的向外流去。

“我们听得坑道外头全是一片火海。快要到停火时刻时,我们看着表,开始了倒计时。突然间,原来不停地响着的枪炮停了,突然世界静止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们连气都不敢出,好像出气声大了就影响停战了似的。”洪炉回忆说,“我记得我身边有位老排长,默默地就哭了。他知道我们死不了了,活下来了!”

小辉静静的站在龙跃明的跟前,静静的倾听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许久,他才开口:“哦,我知道了!龙叔叔是我一直错怪你了。小B才我真正的杀父仇人,当年我父亲和你执行公务,去抓小B他爸爸——大B!当初你是迫不得已才开得枪,杀死大B是应该的,他是坏人,而我们是警察!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说着,就朝身后偷袭自己的小B狠狠的插上一刀——小B又倒下了,小辉冷酷而优雅的对躺在地上的小B说了一句——只说了一句:“你不配做我朋友!龙叔叔说过,黑永远是黑!白永远是白!而我是黑,你是白……我一直为我有一你这样的朋友而难过!对不起我们要走了,失陪……”说着,低身挽住受伤的龙叔叔朝远方走去。

“后来,我们听到外面的哨兵喊,美国鬼子全出来了,在那欢呼呢!我们也就一个个出了坑道,爬到了山头上。天色开始亮了,平时我们一出洞,总得弯腰低头躲避炮火,从来没有好好打量过这里,这回居然也可以抬头看了,也可以大声说笑了。这些平日普通的动作,那时让我们感觉真是无穷地幸福啊。人的日子能这么过多好!”

“我身边战友就问我:不打仗了,以后想干什么?我说,我没上过学,在部队都是靠自学,战争结束以后想有机会认认真真学习一下。”就这样,在那一刻,大家各谈各的理想。

然而在洪炉憧憬着战后生活的同时,他也特别为那些就在和平到来前夕牺牲的战友悲伤。他要好的一个战友,名叫仇天,才华横溢,酷爱读书,洪炉说,他走上这条道路,受仇天影响很深。而仇天就牺牲在7月6日,停战前的20天。

那是停战前的后一战“金城战役”。当时,朝鲜战场的谈谈打打已经拖了数年,到后,“是李承晚不想停战。后来志愿军把李承晚的部队教训了一下,消灭他几个师。李的部队主要在金城一带。而我们的任务,是配合主攻部队作战。”洪炉说。本来,脚上有伤的仇天可以不用参战,但他坚决要求上战场,说再不参加就没有机会了。结果,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中。

“只要仗没有停下来,就要死人”,洪炉说,但他特别痛惜的是,仇天就像他所热爱的捷克作家伏契克一样,死在了胜利前夕的后一场战斗中,留给洪炉的,是从安东新华书店寄来的一封购书的邮件,一张写下他亲人名字地址的卡片,那是为自己牺牲后通知亲属留的。其中的一个名字,是他心爱的女友,他刚刚在上战场之前,向她表白了心迹。

金城战役中南朝鲜军队伤亡5.2万余人,志愿军伤亡2.3万余人。对于今天的读者,这也许只是一个不含感情的数字,但对洪炉来说,这里永远包含着一个23岁的年轻生命。仇天,将终生在洪炉的心里活着。

“王成”说:他们为什么不向我开炮?

回到祖国以后的岁月里,洪炉果真实现了自己上学读书的愿望,他后来成为一位军旅作家。以后的日子里,他又经历过抗美援越等等重大事件,但是,朝鲜战争的记忆,已经永远地铭刻在他的脑海中,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在他心中挥之不去,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他们做些什么。而蒋庆泉昔日的战场英雄他也许还活着,这让他多少年来无法释怀。

当年他写完关于蒋庆泉报道后,还没见报,上级就来了通知:不要再宣传蒋庆泉了,他被俘了,他的名字出现在战俘名单之中。

以当年人们的观念与规定,不管这个人曾经做出过怎样的功绩,只要他被俘了,所有的以往就一阵风吹散了。

=============分页符=============

当年,在蒋庆泉喊过“向我开炮”两个多月后,1953年的7月,洪炉所在部队又出了一位相似的英雄,名叫于树昌。这名步话机员,也是在敌人攻上自己的阵地后,向指挥所喊出了“向我开炮”,在炮火中与一百多名美军同归于尽。

于树昌牺牲以后,洪炉拿出原来为蒋庆泉写过的报道,修改了里面的部分内容,以《向我开炮》为题,将于树昌的事迹发表在了报刊上,影响巨大。后来,电影《英雄儿女》在拍摄时,采用了里面的部分情节,王成这个实际上结合了蒋庆泉、于树昌和杨根思三位英雄的形象,成为了一代中国人心中的偶像。

然而,几十年来洪炉一直想找到蒋庆泉,像大海捞针似的,他遇有机会就会向人们说起这个人,虽然他心里也知道希望渺茫直到今年4月的一天,他的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告诉他,人找到了。

蒋庆泉回国后,先在专门接收管理志愿军战俘的管理处接受审查,然后,回到了他的辽西农村老家,当了几十年的农民。当记者循迹找到了这个小村,找到已经全然一副老农模样的蒋庆泉时,他竟然一开始还想否认,他就是那个早喊出“向我开炮”的志愿军战士。

“他受的苦太大了,那是三重的苦啊”,洪炉说,“他在战场上经历了整个连队一百多人打到后就剩几个伤员的残酷战斗;当了俘虏后,又在战俘营里受到非人的折磨;后回来,马上又受审查……我在锦州的民政局,查到的战俘管理处的材料,他写的检讨,认罪书一大堆啊,他认为自己给祖国丢了人,不配当共产党员。那段受的屈辱痛苦,别的人体会不到的。”

1965年的时候,已经在辽西农村娶妻生子的蒋庆泉看到了电影《英雄儿女》,他一看就明白,那里说的实际是自己做过的事。但他不敢声张,只是默默地流眼泪。他回家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在地里干活时悄悄掉泪,他不能让别人看见,更不能让人知道,因为他心中压着那个“战俘”的重负,他认为,王成是英雄,但那是别人,不是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