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阿里不相信塔里布的神秘传说,沿着小路分布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岩石壁画仍然保存完好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导读:毛泽东要去陪都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消息一传开,就像一阵狂风刮过了黄土高原,人们的心头再也无法平静。如何保证毛泽东的人身安全,当时已成为全党担心的头等大事。

你问我“塔里布”在哪里?大概是往东方走一个月的路,经过古塔沙漠,之后翻过一群又一群的山峰,大概就在那个位置吧!塔里布是个被群山围绕的村落,很少和其他地方的人来往,也很少人知道确切的位置所在。不过,塔里布却是个人人都想去的地方。

当我正在三河城――位于瓜德罗普巴斯特尔岛西南部的一个小镇――海滨的一条长约五公里的小路上徒步穿越浓密的雨林时,天幕似乎突然被打开,古莉河出现在眼前,将小路一分为二。只有这一条路可以穿越,潮水看上去并不猛烈,一路上还可以抓着岩石保持平衡。
中国论文网
河流上游深藏在一片翠绿而茂密的雨林中,在汇入汹涌起伏的大海之前,顺势向下流淌形成了一系列的瀑布。站在过膝深的河水中,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什么岛上的加勒比人将这个岛屿命名为“Karukera”,即“美丽流水之岛”。这里的加勒比人是美洲原住民的一支,于
800 多年前生活在这里。 在加勒比人定居瓜德罗普岛的 1000
多年前,在岛上生活的是伊尼尔人,一支离开委内瑞拉境内的奥里诺科河盆地定居到小安的列斯群岛上的土着阿拉瓦克人。他们的迁徙路径如同一弯新月,穿过加勒比海进入到大西洋。
很多学者认为伊尼尔人非常虔诚,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河流、动物、岩石甚至雷电和地震都有精神所在。伊尼尔人在河流、瀑布和湖泊旁的岩石上雕刻壁画,描绘了抽象的图案以及圆形的、眼窝深陷的面孔。
壁画近在眼前,我伸出手指就能触碰到它,这一幅看上去像是一个男人的轮廓被雕刻在一块高耸的巨石上。尽管我无法确定一些条纹标记是否由河水的起伏冲刷而成,但我可以想象出一位艺术家伏在岩石上辛勤刻画,伴随着周围的鸟鸣和树叶的�O�@声。
在过去的这几年里,我对瓜德罗普岛产生了深厚的情感,常常在冬天搭乘廉价航班往返于纽约的家中和小岛的首府皮特尔角城。我在瓜德罗普岛的朋友们很快便了解到,我不会拒绝探索他们小岛的机会,因此他们也经常邀请我一起进行探险。
通常都是我的朋友弗雷德里克,将她的小汽车停在我租住的简陋公寓旁。”你好!”她会招呼道,这就足以令我抓起行囊冲下楼梯。
一天刚刚拂晓时分,空气中传来了弗雷德里克的声音。我想我们会去探访一些瓜德罗普岛的音乐家,睡眼惺忪的我匆匆穿了一双拖鞋,抓着相机便出发了。直到我们到达三河城边缘,我才开始怀疑我们的目的地究竟在何处。
我们转向一条小路,看上去并不是通往文明之地,反而是远离文明进入到了一片草木丛生的地区。弗雷德里克驾轻就熟地沿着小路上穿越雨林,树枝和藤蔓划过我们的头顶。终于,我们转入了一个小停车场,来自弗雷德里克家庭的大约
10 位成员身穿远足装备和靴子,站在那里等着我们。
一名伙伴借给我一瓶水,我愉快地接受了,但我的拖鞋却让我无计可施。我们大踏步走进雨林,很快,我就把拖鞋拿在手里,赤脚穿越满是岩石的河床。
生活在三河城和周边小镇的瓜德罗普岛人世世代代都在沿海的雨林里进行徒步旅行和野餐。直到
1995
年当地考古学家卡罗曼・巴塞蒂偶然发现岩石壁画之后,法��文化部和瓜德罗普国家森林办公室才开始对这一地区进行保护,并建设了沿岸的小路。沿岸小路包括“le
Sentier de la Grande
Pointe”即“重点小路”在内,也就是我们此刻正在行走的小路。
小路的中途有古莉河,小路的另一端是大沟湾,在那里可以看到壮阔的加勒比海,多座统称为“Les
Saintes”的岛屿,以及远处的多米尼加火山峰顶。
我们跨越小河后又前行了大约一公里,逐渐转进了内陆,几百米之后,我们到达了巴塞蒂当年发现岩石壁画的地点,如今这里叫做“Anse
des
Galets”,或者“石头湾”。一泓泉水自岩石流下,形成一个小池塘。这里一定曾经是地热口。小池的一边立着一块方形岩石,壁画上表现了一个被鬼怪面孔所环绕的男人。小池外,另有一块石头上雕刻着妇女分娩的画面,一个婴儿出现在她的两腿之间。
这两幅壁画就是着名的“石头上的男人和女人”,它们的独特之处在于,与这一地区所发现的大多数岩石壁画的简化或抽象不同,它们所呈现出的是完全拟人化的形象。很多考古学家认为曾经在这里举行过很多生育仪式。
弗雷德里克直接指着岩石说道:“那就是妇女分娩的地方。”
我们继续在雨林中穿行。距离”石头湾”半公里的位置是一处糖料种植园的废墟。哥伦布于
1493
年首次踏上瓜德罗普岛之后,天花和种族屠杀使得岛上的土着居民几乎遭受灭顶之灾。与安的列斯群岛的其他许多岛屿一样,这一“新世界”沦为了殖民地,白皮肤的克里奥尔人建立了糖料种植园,目前生活在瓜德罗普岛上克里奥尔人的后裔如今被称作“békés”。我不经意地发现,沿着小路分布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岩石壁画仍然保存完好,而这一殖民时期的遗迹却几乎被雨林完全吞没。
站在小路尽头,我们可以领略到这样的风景:一边是郁郁葱葱的雨林,另一边则是浪潮撞击着火山海岸。随后,我们踏上返程之路。
我们再次穿越古莉河,太阳在头顶猛烈地炽烤着我们。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停车的地方。在那里,雨林的边际,我与弗雷德里克及她的家人共进午餐。
近处,一条狭窄蜿蜒的小路沿着古老的河床通向大海。午饭后,我沿着小路走到了杜克丽沙滩,它以附近的一个糖料种植园的废墟而命名。
我脱掉拖鞋,把疼痛的双脚埋在黑色的火山砂之中。当我望向斑驳的蓝色海浪时,身后灌木丛掩映着海浪冲刷不断风化的巨石,我们可以一起饱览这超越千年的风景。?笏

毛泽东和蒋介石的一天两夜的谈判

你问我为什么?那是因为在那里有一座神秘的湖泊。传说,只要在满月的夜晚,来到湖畔,诚心地祈祷,这座湖泊就能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1945年9月重庆毛泽东与蒋介石在庆祝日本投降的宴会上相互敬酒

阿里是在塔里布长大的男孩,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是村子里好心的人家收留了他。整个村子里,只有阿里不相信塔里布的神秘传说,他觉得,这是老一辈流传的故事,哪有什么会让人实现愿望的湖泊。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那座湖真的实现了他的愿望,阿里都觉得全是胡扯,那些人都是傻瓜。

唯一可行的办法是选派忠诚、勇敢、机警和富有牺牲精神的人,形影不离地跟随着毛泽东,以保护他平安归来。

村子里的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和阿里交往,所以阿里没有什么朋友,只有照顾他的那家人的孩子──大头,是他唯一的朋友。

谁适合承担这样复杂而又艰巨的任务?当时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和副部长李克农一起来到毛泽东的窑洞。康生一连提出几个人选请毛泽东选择。

“大头,我们今天一起去采野果吧!”阿里开心地说。

毛泽东听完,沉吟片刻后问道:“你们那里不是有个陈龙吗?”

“可是,采果子要到好远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脚没办法走那么远!”大头天生就有一只脚残障,没有办法走远路。

“有。只是这个同志的脾气不好。”康生答道。

“没关系!那我们去森林的溪边玩水好了。”阿里与大头的感情就像亲兄弟一样。

“听说他带兵打过仗?”毛泽东没有理会“脾气”问题又问道。

“阿里,我好想要一只甲虫喔!”大头说。

“在东北抗联当过参谋长,我们有时还叫他将军呢。”李克农连忙介绍情况。

“那有什么问题,我抓回来给你好了!”几天后,阿里兴高采烈地拿了好多只甲虫回来。“你看!这是我捉到的甲虫喔,全都给你。”

“那么还是去个武的吧。”毛泽东略作思忖作出了决定。

“你真的很厉害耶!阿里,如果我的脚也能像你一样,那该有多好!我好希望能到湖边说出我的愿望。”大头和阿里不同,他对塔里布的传说深信不疑,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办法走到神秘湖泊,所以非常羡慕活蹦乱跳的阿里。

中央社会部与党中央同在枣园办公和居住,毛泽东很熟悉这些同志们,他独具慧眼,心中早就有了明确的人选目标。

“这样好了,我把我的愿望写下来,你帮我带到神秘湖泊去许愿吧!”有一天,大头突发奇想地说。

回到社会部,康生和李克农立即把陈龙找来,向他当面交代了这项在中国保卫工作历史上重大、艰巨的使命。

“哪有这种事啊!你的头这么大,怎么还这么呆呢?湖泊许愿的传说怎么可以相信?”阿里十分不以为然。

他将化名陈振东,以主席秘书的身份,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全面负责毛泽东人身安全的保卫工作。

“不管啦!如果你是我的兄弟,就要去神秘湖泊帮我许愿。”

李克农还特意提到,这是毛泽东亲自点的将,并解下随身佩带多年的左轮手枪送给了他。

“好啊!如果你抓到我的话,我就帮你!”阿里一说完,迈开脚步往前跑,但他没看清楚前面的窟窿,跌了一跤,大头轻轻松松地抓到阿里了。“说话要算话喔!我抓到你了!”大头一边笑,一边扶起阿里,接着拿出一张纸片,塞到阿里的手中。“这是我的愿望,但在你到神秘湖泊前绝对不准偷看。”

抚摸着带着首长体温的手枪,陈龙的心情十分激动,领袖的信任,首长的嘱托,在心头燃起一团烈火。

“我又没有要去湖泊,你拿给我做什么?”阿里心不甘情不愿地说。

他语气坚定地向首长保证,就是抛头颅、洒热血,豁出命也要保卫主席的人身安全。

“说话要算话,这是我们的约定,不然我叫我妈把你赶出去!”

28日下午,毛泽东率众抵渝,入住曾家岩的张治中公馆。

“好啊!如果你能跑得比我快到家的话……”他们俩像兄弟般地打打闹闹,不!应该是说,比亲兄弟还要更亲密。

晚七时许,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和陈龙、龙飞虎、舒光才等人乘坐蒋介石派来迎接的几辆小汽车,前往蒋介石的官邸——林园。

但,人终究无法预测所有的事,有一天,大头生病了,事前完全没有任何征兆,他突然就病倒了,而且病得非常严重。阿里看到大头一天比一天消瘦,心里比谁都要痛苦,他很想做些什么,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大头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连村子里的医生都摇头,表示没有任何办法。阿里在房子的角落暗暗哭泣,他觉得自己好没用,大头这么痛苦,但他却没有办法帮忙。

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林园,戒备森严,除了门岗和院内游弋的巡逻队,差不多隔十来步就可以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宪兵。如果说这里是官邸,倒不如说是兵营更恰如其分。

阿里望着天上的月亮,脸上挂满泪珠,绝望的阿里内心突然有个想法,他下定决心,要去塔里布的湖泊许愿。“现在,只能相信传说了,或许这座湖真的可以帮忙,我也只能这么相信了。”

蒋介石今晚以东道主的身份,宴请毛泽东,名曰“洗尘”。

阿里朝着神秘湖泊的方向前进,穿越浓密的树林,走过布满尖石的绝壁,经过荒凉的野地,后终于来到神秘湖泊,但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宴会厅里灯火辉煌,电扇飞转,多少年在战场上打得难分难解的国共两党领袖,今晚奇迹般地坐在了一起。

来到神秘湖畔已经是晚上了,阿里诚心地跪在大石头上,对着满月,真心地为大头祈祷。“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如果你真的在的话,请帮帮大头吧!请让他好转康复吧!”阿里的祈祷像是风一样地在山谷间回荡,听起来心痛又哀伤。不知过了多久,阿里哭着哭着,就这样睡着了。

通常,在宴会桌的一端,只有一把椅子,那是蒋介石的专座,以表示一个党、一个领袖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今晚,他不得不破例再摆上一把椅子。

在梦里,阿里和大头开心地在湖畔奔跑,他们一起开心地跳舞。接着,他们飞过野地,穿越绝壁,经过森林,来到了大头的家,所有的人都围在大头的床边哭泣,好像没有看见站在旁边的阿里和大头。

阿里疑惑地看着大头,这时,大头开口说话了:“阿里,当你回到家里,我已经到另一个世界了,我努力地向上天祈祷,希望能见你后一面,所以才会来到这里,跟你相会。”

阿里看着眼前的大头,是那么的真实,他的眼泪如大雨般直直落下,完全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大头接着又说:“别伤心了!我会过得很好,谢谢你,我亲爱的兄弟,请记得我们的约定。”然后大头就消失不见了。

阿里从梦里惊醒过来,突然想起和大头的约定,他摸了摸口袋,拿出那张已经有点破旧的纸片,那是大头在生病前交给他的,大头写下了他要许的愿望。阿里小心翼翼地摊开纸片,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念了出来,他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如同水柱般倾泻而下,纸片上只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希望我的兄弟阿里,永远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