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嘉楼本那丽的两座渔村――甘榜本那丽和甘榜芒谷,刘老蔫家的那个丫头巧云现在怎么样了

三十九
巧云的婚事一拖就是几个月,巧云娘也越来越没有耐心,说评书一样没完没了的每天指桑骂槐唠叨个不停,而且单等老蔫不在家的时候才开始表演,因为老蔫在家的时候心疼自己的闺女,不让她这么折腾。
老蔫套上马车一走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巧云可有点受不住了这样的折磨,眼见着地里的庄稼活儿越来越多,她也不在家里呆了,老蔫前脚一走,她也扛起锄头去地里干活,中午就回家呆吃顿饭的功夫,晚上估摸她爹回来的时候才回家。
以前巧云不在家的时候,许多庄稼活都是老蔫媳妇一个人干,现在有巧云干,老蔫媳妇可就舒服了,天天串门儿东家常西家短的找人唠嗑。
春天来了,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田野中的油菜花,大约有两尺多高了,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像是描绘在绿色新装上的装饰图案。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大片一大片金光闪闪,格外耀眼,人头在里面,就像在金色的海洋里游泳。油菜花旁的小麦绿油油的,一片接一片,绿的像一块块碧玉。燕子在空中飞着,它们时而在天空盘旋,时而排成行站在电线上,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田埂上稀稀疏疏的几棵杨树,也长出了芽苞,开始绽出新绿。
巧云家的麦地就在村口的大路边,她家的麦地没有打除草剂,却比谁家的都要干净,几乎连一根杂草也没有,就是这样巧云也宁愿天天来地里,现在她不想在家呆着,也不能在家,在家的时候太压抑,她娘的唠叨就像一颗颗炸弹在半空中爆炸,你躲到水里,那又会变成深水炸弹,怎么都会炸得人体无完肤。
农村的空气总是那么新鲜,春天的风景有那么美好,这一切的一切,让她的心情舒展了许多。
坐在田埂上休息,她看到大路上走来一个人,走得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清楚,她的心里一阵发凉,虽然已经过了几年,那个人化成灰她也认识,竟然是刘三,他除了头发剪得很短,别的也没有太大变化。
“他怎么会回来了”
巧云怕他看到自己,忙扭过了脸,可是刘三并没有在意地里干活的人,急匆匆地进了村。巧云再也没有心思干活,只想着赶快回家,把锄头都丢在地里了。
回到家里,巧云中午饭也没有吃,蒙着头睡了一个下午,心里太乱了,整个下午她也没有听清自己的娘唠叨了些什么。
刘三出狱了,回到家里到处一片破败的景象,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屋子上的瓦少了几块,像打开了几个天窗,木板床成了老鼠的舞台,进屋的时候有几只老鼠正在上面跳舞,奇怪的是,它们竟然不怕人,直到刘三抄起一根棍子去赶它们才一哄而散,胆大的还从老鼠窟窿里往外探头,看看是谁侵犯了自己的地盘。木桌和柜子上的灰尘积得比铜钱还厚,偶尔有老鼠留下的爪印,一条桌腿上长出了一片木耳,不过都已经干了,还不知道是哪年长出来的呢!
整整收拾了三天,刘三的家才算露出了一点本来面目。他当年的兄弟陈五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他出狱的消息,拎着两瓶酒来给他接风洗尘。家里冰锅冷灶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们还是去了村头的酒馆。
现在刘守信的酒馆已经是鸟枪换炮,不再是当年的三间石头房子,翻新成了两层六间漂亮的小洋楼,上面住人,下面一间做门面,一间做厨房,还有一间摆了两张桌子。
因为是上午,店里也没什么客人,老板娘翠莲一个人正在打盹,见有人来立马精神百倍。
“我说谁呢!刘三兄弟你回来啦!快屋里坐,快屋里坐。”
来的都是客,做生意的只看你兜里的钱,不管你什么人,都可以笑脸相迎。
“老板娘,亏你还记得我刘三,今天有朋友来,你给整几个好菜。”
刘三抱了下拳,也不知道这是在牢里跟谁学的。 “好,快去里间屋,有雅座。”
“不了,就在这里吧!大上午的也没什么人,图个热闹,在这里咱们大家正好说话方便。”
刘三指了指柜台前面摆的一张方桌,那是闲着的时候村里有人打牌打麻将用的,现在正好空着。
“好,听兄弟的,你们先坐会儿,马上就得。”
翠莲脸上笑得像一朵花,店里好多东西都是现成的,没多会儿就给端上了几个菜,摆上杯筷以后,又给拿上一瓶二锅头。
陈五倒上了酒,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向刘三道:“来,咱们兄弟先干一杯,一杯双意,一是为你接风洗尘,二是祝你以后的日子福星高照,鸿运当头。”
一番推杯换盏,二人都有了几分酒意,也勾起了刘三压在心底的心事。
“兄弟,我这几年在里面什么罪都受了,终于熬到了今天,没想到刚出来还有你能想到我,来,咱们再干一杯。”
“干……” 陈五是酒场上的英雄,来者不拒。
“兄弟,刘老蔫家的那个丫头巧云现在怎么样了?嫁人了没有?”刘三的舌头已经有些打结。
陈五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吞下去后又喝了口酒。
“嗨!别提了,本来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刘老蔫两口子托刘媒婆给巧云找了个人家,正巧就是我们村的王大胜,对了,你也应该知道,邻村的,小时候还欺负过你呢!这家伙就是个烂酒鬼,有一次喝多了把拖拉机开到沟里去了,差点没摔死……”
“不是吧!他不是有媳妇了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这人有个毛病,一喝多就打媳妇,这不大前年,有一次他媳妇被他打的受不了,喝农药死了,就撇下一个孩子,现在也有十好几了,因为他是刘媒婆的娘家侄子,所以这刘媒婆也真给卖力了。”
“刘老蔫把闺女嫁给他?那不是往火坑里推吗?”
“嘿嘿”陈五坏笑了一下“大哥你这还是旧情不忘呢!”
“别胡扯别的,巧云答应了这门亲事没有?”刘三的语调里有些着急。
“那我就不知道了,老蔫两口子都没意见,估摸着她不愿意也不成。”陈五看着酒瓶空了,我对老板娘嚷“老板娘,再来一瓶酒。”
女人都是喜欢多嘴的,做生意的女人更喜欢多嘴,翠莲把酒杯放在桌子上重新回到柜台后面。
“巧云那姑娘现在长得一朵花似的,怎么能愿意嫁给那样一个货色,从年前到现在寻死觅活的也没同意呢!”
“能有人要就不错了。”陈五打开了酒瓶盖又倒上满满两杯。
翠莲明白他这意思,笑着伸出手指指了指刘三,半开玩笑道:“要说都是你这个害人精,要不这好好一个姑娘怎么会没人要呢!”
“男人吗,这事算什么,在咱们农村老公公扒灰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过去了,都过去了,来,喝酒……”
“没人要,我要,反正早就是我的人了,我在里面的时候,还一直念叨她呢!”刘三也是喝多了。
“你恐怕就没那机会喽,听说人家能给两万块钱彩礼,不看刘媒婆的面子得看那钱的面子,老蔫两口子心里一百个巴不得呢”翠莲儿撇了撇嘴,其实他还是从心眼儿里瞧不起刘三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觉得这人没什么人性。同时她也觉得,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真金白银才是真的,你刘三除了有个臭名还有什么?
两瓶二锅头喝完,刘三已经酩酊大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死猪一样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连夜里一只老鼠偷偷爬出了洞和他做了亲密一吻都不知道!
巧云现在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在家里她娘念紧箍咒一样每天唠叨不停,去地里干活又怕遇到刘三,这种情况下,她感到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
果然如她的预感一样,一天正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刘三凑了过来。 “巧云。”
对这个人,巧云恨之入骨,却又没什么办法,只能尽力躲避。
“巧云,你听我说,你不能嫁给那个烂酒鬼,他老婆就是被他活活给打死的,你嫁给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见巧云要走,刘三伸手拦住了她。
巧云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害怕,她只想赶快回家,家里再怎么不好也是可以避风的港湾。
“巧云,我知道你爹娘在逼你,不管怎样以前咱们也好过一场,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哪还有人会要你啊!你以后还是跟我好吧,我刘三虽然名声不好听,可哪点都比那个烂酒鬼强,以后也会好好对你的……”
没等他说完,巧云像躲避瘟疫似的从田埂上绕着跑了。
看着巧云苗条的背影,刘三陷入了想入非非,不过他没有去追,因为旁边的地里有人在干活,一不小心会引起别人的猜疑,他刘三刚从牢里出来,可不想再有什么闪失。
巧云去地里干活的次数少了,巧云娘的咒骂却越来越多。虽然出去的少了,还是被刘三骚扰了好几次。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真的想跳进斜河里一死了之,这个记录他童年岁月的山村现在就像是地狱,是地狱下面的地狱。
“算了,还是给他们卖个好价钱吧!也算是报答了一场养育之恩……”
她暗暗在心底打定了主意,做了一个注定让自己痛苦一生的抉择。
晚上吃饭的时候,巧云给爹娘盛好了饭,自己却久久没有拿起筷子,咬了咬嘴唇,费了好大劲才张开了嘴。
“爹,娘,那门亲事我答应了!” “什么?……”
巧云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定自己没听错她心里乐开了花,她以为是自己天天的唠叨起了作用,看来自己这每天的嘴皮子没有白磨,终于把女儿这颗心给磨软了.磨化了。
“这就对了闺女,娘把你养这么大也不容易,给你找个有钱人家享福这也是为你好,你终于想通了……”
刘老蔫只顾低头吃着饭,仿佛这世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与自己无关。
巧云娘丢下了碗,赶紧跑到刘媒婆家告诉她这个好消息,重要的是让她通知男方赶紧把彩礼钱送过来,刘媒婆说人家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信儿呢,第二天就让本家侄子送来了两捆沉甸甸的钞票,给这件亲事下了定金。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亰平台网址大全,登嘉楼本那丽拥有蓝天碧海,阳光沙滩,婆娑椰林,渔船点点,绿草茵茵,高脚屋,母鸡带小鸡,嬉闹的孩童,传统乡村风情在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已近乎再难寻觅。
中国论文网
我到过西马的几十座马来渔村,当中,登嘉楼本那丽的两座渔村――甘榜本那丽和甘榜芒谷,几乎就是我在小学上美术课时画的渔村样版──蓝天碧海,阳光沙滩,婆娑椰林,渔船点点,绿草茵茵,高脚屋,母鸡带小鸡,嬉闹的孩童……
再难寻觅的甘榜风情 本那丽背河面海,拥有奢侈的风景。
本那丽得天独厚,拥有马来西亚少见,近12公里长的沙洲地貌,两座渔村就坐落在这片左右逢源的乐土上,一边是马来半岛东海岸壮观的士兆湿地,另一边是广袤无垠的南中国海,光是两种景观的可看性就已经可以大书特书。靠河的一边有水椰林、红树林,河道内有渔港、养鱼场;这里是各种淡水鱼、河蚌、水蜥蜴、招潮蟹、白鹭鸾、泥彩龟、萤火虫等动物的家园;靠海的一边,头顶上是绵延不绝的椰林大道,脚下是闪着金光的无人沙滩。每年四月到九月的夜晚,这里会迎来保育动物绿�P龟上岸产卵的身影,同时,靠河岸生活的泥彩龟也会特地来到海滩产卵。
两座渔村当然也是美不胜收,马路边是夹道欢迎的椰树,椰影下的高脚屋总能见到溜达的鸡和睡懒觉的猫;渔村被一大片绿地包围,有几处低洼地积水涸池,孩童们提着水桶在池塘里玩得不亦乐乎;由近到远总有牛羊,甚至绵羊成群吃草,俨然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作。散落各处销售小吃或椰子的小食摊,则是烈阳下的另一道美丽风景;如斯传统乡村风情,在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也近乎再难寻觅。
来这里就是要放空 士兆湿地到处可以见到红树林和水椰林。
多样的景观和丰饶的物种,让这里的旅游活动变得更多元、有趣。早上你可以参加附近度假屋举办的半日游行程,搭船在河道间穿梭,船夫会停在几处养鱼场,让你参观养鱼的过程,或者带你去买新鲜的河获,再领回度假屋去给厨房加菜;下午时光,无人沙滩除了可以放情游泳,其实也适合放空,或者干脆在凉亭内打盹。两座拥有广告片里才有的景致的渔村,椰风送爽,也适合骑脚踏车慢行,沿着弯弯曲曲的马路去寻找不期而遇的惊喜画面,譬如傍晚时分,河道边的渔港可以欣赏落日彩霞;夜晚时分,河道边的水椰林和红树林会开始上演浪漫的戏码,挑灯传情的萤火虫近在咫尺。你可选择搭船夜游赴一场浪漫约会,或者只是在河畔游逛,也可能跟萤火虫相遇。在海龟上岸的季节,夜晚八九点过后,在海龟保育人员的指引下或许有机会亲眼见证一场庄严、感动的生命诞生的过程。
夕阳下,甘榜芒谷的渔港。
我曾经到访本那丽好几回,每一次来都觉得“虚度光阴”是在这里应该做的事,海风掩盖了时钟的滴答声,打开了我们的五感神经,日升日落再也扯不上尘嚣,成了我们放牧时光的插曲。然而我们又会发现,尽管我们已经调成“虚度模式”,结果还是得到了满满的收获──这正是本那丽无穷的魅力。
古王国遗风再现
本那丽精彩的还有藏身在椰林深处的一座高级度假村──Terrapuri。
这座位于甘榜芒谷尾端的古迹度假村拥有29栋马来高脚屋,每一栋都超过百岁高龄。第一眼见到Terrapuri的人都会惊讶于她的外观,跟我们所认知的马来高脚屋有很大的不同,除了基本的马来和伊斯兰风格,看起来还有几分泰国甚至柬埔寨老房子的味道,许多房子的雕花等细节又有印度教、佛教的元素,当中也受到土生华人风格的影响,处处都是文化大熔炉的展现。房子内设、家具,屋外展示的缝纫机、刨椰器、犁田的用具等,很多都是原屋主使用过的;生活的痕迹,前人的智慧结晶,代代相传的故事都成了老房子的名片。
当年狼牙修王国高脚屋的高桩设计是为了防水灾和让迷途大象通过。
这些由登嘉楼各地收集而来的高脚屋Rumah Bujang和Rumah Bujang
Berserambi,沿袭了17世纪狼牙修王国的王式建筑风格,当年王朝解体后的王室贵族等�_官贵人后裔继承的祖屋,因年久失修而渐渐破落,幸得当地华族李云平费尽心思收集,修复再得以让昔日的王国光辉重现在登嘉楼的土地上。即使不是入住度假村,旅客也可以提早预约,参加度假村的导览服务。李云平和他的团队向这些老房子的前屋主以及他们的家人、邻居做过无数访问,如今变成了导览行程里精彩的故事。穿梭在这29栋雄伟的高脚屋之间,你甚至可以跟那些几近失传的传统习俗、宗教仪式相遇;光是理解这些不靠一根钉子就能组装和拆御的老房子的诞生和屹立不倒,就已经教人折服于几百年前创造这些巨型“乐高玩具”的老工艺和老智慧。?笏

DIOR东京银座GINZA
SIX精品店盛大开幕,同步举办2017春夏高级订制服的东京大秀、发表迪奥
HOMME秋季男装,Maria Grazia
Chiuri为此次打造浓厚的东瀛、樱花元素,并参考1953年迪奥先生的日本花园系列套装,展现绝美浪漫的视觉意象,水原希子、松田龙平等都到场同贺。
中国论文网
迪奥先生的童年时光常留恋于饰有喜多川歌�O和葛饰北斋浮世绘作品的西斯廷教堂,因此日本文化很早就成为迪奥先生的灵感来源,他曾在访谈中提及:“日本女性有种独特的美,她们应当把这特色保留下来。”1953年,品牌更首次在日本举办秋冬高级订制时装秀,蒙田大道30号的女模们身着和服,展现和洋交会的优雅风情。
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首场高订作品以迷宫花园为灵感,漫游繁花盛开中,在银座的发布会迎着大风,流动的裙摆曲线更显飘逸,夹克、大衣以及连帽披风都有日式花卉和青鸟刺绣的细节,薄纱绣上花草标本与带有淡紫色、粉色与灰色晚礼服,象征季节的变幻与流逝的生命,法国艺术家Claude
Lalanne设计的花朵、荆棘与蝴蝶艺术饰品,增加仙气。庆贺70周年,星辰�D腾刺绣工艺的纱裙洋装、迪奥先生深信不疑的塔罗牌与经典的迪奥
Bar束腰丰臀线条,都重现在童话般的花园氛围中。 迪奥
HOMME男装系列也在东京首次发表由Kris Van
Assche设计的2017秋季系列,呈现工艺与运动风结合的前卫态度,将优雅叛逆的次文化以精致工艺表现,缀有白色波卡圆点、抢眼电光蓝,或是迪奥先生1947年首场秀的rouge
scream红,都让男装有着张力十足的表现。?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