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陈艳丈夫挂在办公室里的只是9个字的一幅,四月香风暖 五月画桃扇

两口子有矛盾不要紧,但发火的方式很重要,尤其是字不能随便撕。这一点,不堪家暴怒而撕字的湖北女子陈艳,就吃到苦头了。

香竹雕镂媚骨刀锋明转暗

经一夜风雨,苍白的文字患上了乡愁。多年来未归家的我,不免有些惭愧了,因为心底里一直留恋着的那个生我养我的家乡,虽然离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并不遥远,而我却仅仅只记得故乡那些依稀的容颜了。
中国论文网
随着年岁增长,心中怀旧的情感愈来愈深,对家乡的眷恋也愈来愈强。只是扎根于内心的关于儿时的记忆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现在间或能想起的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只有当儿时的玩伴或者家人提起时,才模模糊糊地记起,然后在脑海中努力地把这些零星的片段串联成一个个记忆。家乡那涌动着生命的绿一直是我脑海中永不褪色的底片,家乡像一个远离喧嚣的宠儿被三山一水环绕着,放眼望去满是绿色,绿的山、绿的水、绿的原野,春天,满山遍野的映山红是绿的序曲,到了冬季,那一片毫无杂质的雪白,似乎是绿的一个沉睡的梦,安详而宁静。
小时候,我总是觉得家乡的阳光是那样的纯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是那样的耀眼,睁开眼就觉得明晃晃的,总以为起来晚了,匆匆地吃完早饭,就约上几个同伴去爬山涉水。我们奔跑在家乡的山水之间,洒下一路稚嫩纯真的欢声笑语,尽情享受着童年的幸福和快乐。
家乡报春的使者不是迎春花,而是映山红。映山红在春节前就开始孕育花蕾,每当初春阳光明媚之时,满山遍野刚刚泛出新绿,我们这些爱美的小伙伴就会到山间去采摘一些刚刚长出嫩绿花蕾的映山红,欢欢喜喜地抱回家,插到注满水的瓶子里。没过几天,映山红就在我们温暖的家里静静地开放了,一股淡淡的幽香就在这初春里荡漾开来,温馨甜蜜着我们小小的寻找快乐的心灵,也给我们的春天增添了许多生机和希望。
在家乡,映山红是早开放的野花,开始是这一朵那一朵,这一丛那一丛,几天的工夫就连成片了。粉红色的映山红,一簇簇、一片片的,把整个山装扮成了花的海洋。远远望去,熟悉的山野仿佛披上了粉红色的披风。三面环山的家乡,就这样被这粉红色的彩衣装扮了起来,妩媚、妖娆。家乡西面的那条蜿蜒流淌的甘河,更是在这春日里平添了许多柔情,粉红色的映山红倒映在绿水中,点染着一河春水,黛青色的甘河宛如一幅动态的水墨丹青,清幽辽远而又绵长。满山的红一直绽放到六月间,这时,潜滋暗长的绿的树、绿的草开始亮相了。不经意间,东山上满是那种青葱的绿了,山野间也陆续开满了各种小花,有红色的傲然挺立的野百合,有粉色的锋芒毕现的野蔷薇,有白色的淡淡含羞的芍药花,有黄色的澄明鲜亮的野菊花,还有其它各种叫不上来名字的花,总之我的家乡就是百花的乐园。大自然把充满灵动的质朴和美丽毫无保留地馈赠给我的家乡,让我们这些山村的孩子在美丽里沉醉和成长,所以我们这些山里的孩子,长大后无论走出去多远,身上总有着一种山的淳厚和博大、山的朴实和坚毅。
家乡是花的天堂,也是绿的世界。三四月间,冰雪开始消融,开始绿起来的是甘河两岸的垂柳。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柳树,在春风轻拂中开始萌动,悄悄地抽出毛茸茸的柳毛和嫩芽,鹅黄色的嫩芽如一颗颗小米粒那般大,娇羞的藏在枝桠间。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过后,那一点点的鹅黄,就膨胀成了油油的鲜绿了。这时柳枝柔韧鲜嫩,甘河两岸成了孩子尽情玩耍的天地。我们这些调皮可爱的孩子,会三五成群的来到河岸边,折下一些柳条来做柳笛,那细嫩的柳枝在我们灵巧的手中一搓一拧,再用刀子在一端轻轻地一削,柳笛就做成了。小伙伴们那一张张小脸上洋溢着骄傲和满足,于是悠长抑或清脆的柳笛声就在河谷和乡间飘荡开来,那稚拙不成曲调的声音应和着春风,简单而随性地展露和传递着我们童年的快乐。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说得真好。东风渐暖,几天的时间,柳叶就已完全舒展开了,此时的河水也变得更加的澄明温婉,它脉脉含情地凝视着两岸的垂柳,轻挪着自己的步子,生怕错过了这美的风景。垂柳翠绿的枝叶在春风里摇曳,那绿鲜亮而生动,仿佛是轻歌曼舞的少女,�h逸着一头油亮的秀发,在春阳的照射下,绿意盎然。曼妙的柳树与多情的河水交相辉映,相映成趣,柳树绵延成一道绿的风景,甘河水也流动成一幅绿的画屏。这绿照亮了我家乡的天空,与披着彩衣的远山一起舞动出美的旋律。山花、绿树和春水似一块块散落在山野的七彩石,被春风点缀在我家乡的每个角落,散发着夺目的光彩。
秋天,湛蓝的天空开始吸引人们的目光。清晨起来,透心的凉气沁人心脾,整个人像浸在刚汲出的井水里,清爽至极。走进自家种的小菜园,看见自己种的茄子、香瓜、番茄、豆角等欣欣向荣,甭提心里面有多亮堂。秋天高兴的事儿就是上山采都柿。步行不用走出多远,就可以找到大都柿甸子。那蓝紫色的小果沉甸甸的,压弯了柔弱的枝条,小心地用指尖触摸那些圆润的小果,心里涌动阵阵的喜悦。对我来说,采都柿不仅仅是一种收获,更觉着是一种享受、一种陶醉。
如今,这些都已经成为了记忆。前不久,由于政府要对家乡那里进行重新规划建设,涉及到我们家的旧房改造,我随妈妈再次回到久违的家乡。车行渐近,我眼前一亮,这是生我养我的家乡么?我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奔进院里,好亲切呀!房子还是以前的房子,园子还是以前的园子,窗前的那棵李子树依然枝繁叶茂,只是比以前高大了许多,看着看着仿佛回到了从前……
“大侄女,大侄女!”一声声爽快的叫声把我惊醒,原来是邻居家的大婶。她慈祥地拉着我的手说:“你呀,来得正好,现在还能看看咱们的家和菜园子,再晚几个月回来,咱们的房子都会被拆了,再也看不到了,咱们家乡就没有人家了,这里将要……”说着说着,大婶哽咽了,眼里闪动着泪花。我知道这是对家乡的不舍和眷恋,这是对家乡深深的爱!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酸楚楚的,沉沉的,我久久地呆立着……
再见了,家乡!再见了,村西那条甜甜的甘河;再见了,屋后那座郁郁的东山;再见了,我童年时曾呆呆望过蓝天的草地;再见了,我少年时常常钻进去玩耍的小树林;再见了,那一只看守家门的大黑狗;再见了,那几只淘气地到处乱跑的小公鸡;再见了,那些每天同我一起从梦中醒来的小鸟。村庄是你们的合奏曲,你们就是村庄的音符,是我的忆乡曲上跳跃的音符。
再见了我的家乡!我忘不了在我年幼时慈祥的母亲洗尽尿布的微笑,童年时帮我缝补衣服被针刺伤的手指;忘不了您在我上学路口凝望的眼神;忘不了您在风里雨里驮着我的温暖的背;忘不了您用甘美的乳汁和可口的饭菜将我养大成人。离开家乡的这些年里,每年我都会在端午节吃上几个香甜的粽子,会在中秋节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团圆的月饼,会在腊月三十晚上吃着可口的年夜饭,但我怎能忘当年农历五月初五婆婆丁煮鸡蛋那淡淡的苦,怎能忘当年八月烤熟的土豆香……
再见了我的家乡!再见了,沉默寡言的父亲,您的心总是太软,总是把所有包袱一个人扛着。总是忘记别人对你的刁难,总是宁愿亏了自己也不愿亏欠别人。再见了父亲,您就是家乡的天空,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再见了我的家乡!我是家乡的风筝,飞行的线还拴在家乡那头;我是家乡的种子,无论在哪里生根、发芽,结出的果实里都会有家乡泥土的芳香,家乡的一草一木、一人一事,我会永远把你们记在心上!
本栏编辑 刘薇

陈艳撕了丈夫公司一幅被估价值5万的字,被拘54天不说,一年之后又被警方监视居住半年。这前前后后加起来,比实施家暴被判一年的丈夫,“折腾”的时间还长。

桃花朵朵次第如你袖掩春风面

这幅书法作品来头不小,出自湖北省原副省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院院长韩忠学之手。当地一家评估公司估价为50879元,江汉区物价局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给予认定价。除了落款,作品一共9个字——湖北省户外广告商会。

三十六叠心事无风起波澜

疑似2014年题的9个字,估价5万元多,如果按照武汉当年的楼市每平方米7000多的均价计算,相当于大半个字就温暖一平方米的房子。还好陈艳丈夫挂在办公室里的只是9个字的一幅,如果90个字或者多幅,陈艳这拦腰一撕就等于毁了一套房。

玉色玲珑旋刻含羞的花瓣

这带给人们的另一个启示是,写一手好书法,换整幢楼也是可行的一个思路。当然,这是玩笑话,也是题外话。

四月香风暖 五月画桃扇

字好字差,仁人者仁,姑且不论。但陈艳好不撕坏不撕,正好把丈夫挂在公司办公室的“镇司”之作给撕了。而且把丈夫给“撕”进去了,丈夫的心痛与心痛丈夫的亲友,显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丈夫的亲友报案称,陈艳拦腰撕断的这幅字估价5万多,属于损坏公司财物。

我在画中等姻缘 等待梦团圆

2016年1月25日,陈艳被派出所控制,第二天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刑事拘留;11天后,2016年2月5日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警方对陈艳逮捕。

你蓦然现于笔端一如初次遇见

不过,接下来的节奏就尴尬了。

四月香风暖 五月画桃扇

陈艳被羁押54天后,警方决定对其取保候审,理由是,“正在侦查湖北省户外广告办公室被毁坏案,因犯罪嫌疑人侦查期限届满,案件未达到起诉要求”。一年过后的2017年3月20日,当地派出所又找上陈艳的门,出具了一份监视居住6个月的决定书,陈艳这次拒绝了签字。

我在画中写留言 却以你落款

一场家庭暴力,受害者应该得到保护。此中另有纠纷,无非是一幅题字。这幅字究竟值多少钱、究竟属于公司财产还是家庭财产,是有法律路径可循的。

你携春风入画面仿佛回到从前

评估公司估多少价、物价部门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定多少价,这个价定得,让人感觉略为粗糙。毕竟,这背后牵扯的是司法问题、犯罪问题。办案部门咨询一下作者本人、或者找更加权威的机构估个价,难度并不大。

纸上妙笔丹青十里桃花缘

至于妻子撕了丈夫公司的字,属于毁坏公司财物还是家庭纠纷的过激行为,在法律上应有一个清晰的定义。陈艳先是“未达到起诉要求”被释放,一年后又迎来“监视居住的决定书”,这“一波已平,一波又起”的节奏,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桃红点点万千莫非你是画中仙

这场家庭暴力中两夫妻之间的“案中案”,是赔还是拘,是当民事还是当刑事,是协调还是上法庭,当地执法部门如果吃不准,请教一下权威的法律机构就行。如此一拖再拖,一变再变,未免让当事人与旁观者都觉得云里雾绕。

桃花人面贝齿香唇琉璃盏

书法总有价,粘回去不行,找个公道的定价赔总行吧?法律有准绳,抓进去不行,对照法律的标准判总行吧?抓了放、放了一年再监视居住,这样的“草书”,又怎么让人看得懂。

胭脂乱点春风飞花传信笺

四月香风暖 五月画桃扇

我在画中等姻缘 等待梦团圆

你蓦然现于笔端一如初次见面

四月香风暖 五月画桃扇

我在画中写留言 却以你落款

你携春风入画面仿佛回到从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